一天之内,智利接连爆出多条大新闻。先是智利央行公布近20年来最大幅度的一次加息,之后智利政府对未来30年的采矿政策蓝图、通过矿产企业税的立法提案更是与智利的铜矿产业息息相关。而作为全球最大的铜生产国,这里的一举一动不仅牵动着全球大宗商品投资者的心,更影响着从去年已经一路狂飙的铜价。

蓝图定调30年

当地时间周二,智利政府公布了对未来30年矿业政策的蓝图,罗列了要求本国矿企提高可追溯性、在长期干旱的情况下减少用水量以及加强领导层多样性的计划。

其中最受关注的自然是铜矿生产量。具体而言,智利的目标是在2050年前保持目前28%的市场份额,并将年产量提高至900万吨。

这不是一个小数字。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数据显示,智利的铜、锂供应量约占全球供应的1/4,2020年全球铜矿产量约为2000万吨,其中智利产量约为570万吨,排名第一。而如果按照智利的打算,该国需要将产量提高57%。

为了完成这个目标,许多矿企已经行动起来了。智利国有矿业公司codelco是世界最大的铜生产商,目前已经正式启动总投资高达14亿美元的萨尔瓦多铜矿(salvador)扩建工程,这将使该矿的生产寿命延长47年,产量增加近50%。

萨尔瓦多分部目前的生产力是智利矿商所有矿床中最低的,去年产量仅为50600吨,略低于codelco总产量的3%。通过露天开采,该矿每年可生产90000吨。扩建后的全面生产计划于2023年上半年开始。

除了产量的话题,智利政府还在报告中表示,希望到2050年,将矿业公司申请环境和经营许可的等待时间减少一半,并增加稀土矿物和锂的生产,后两者如今对电动汽车和其他商品的生产至关重要。

矿业采集也与用水息息相关,对此报告提出,希望到2030年矿业公司能将来自冰川、河流和湖泊的用水量减少到总用水量的10%,到2050年进一步减少到5%,目前这一比重约为18%,并希望矿业公司能在2040年实现碳中和。

而对于矿企提高可追溯性,报告希望矿业公司确保到2030年大型矿山的生产实现100%可追溯,到2050年中小型矿山的生产实现100%可追溯。

智利能源与矿业部长juan carlos jobet表示,根据国家矿业政策(pnm),该行业的公共和私人参与者有责任团结起来,保持智利在现代矿业世界的领先地位。他在智利北部矿业城市calama的一次演讲中称,“这个政策框架不仅对企业有吸引力,对公共当局也有吸引力”。

铜矿国中最高税

在蓝图出炉的同时,智利矿业目前正处于紧要关头,因为该国政府正试图更多分得矿业强劲营收的“一杯羹”。就在同一天,智利国会参议院矿业委员会以3票对2票批准了一份关于铜矿特许权使用费的立法草案,可能使该国成为全球矿税最为沉重的铜矿国。

加税是因为智利和全球其他铜矿国一样,正在寻求更大份额的矿业利润,以解决因疫情而加剧的不平等问题,从而帮助智利经济尽早从新冠疫情的打击中复苏。

不过,此法案还没有最终落定,还将交由该国参议院全体表决,并可能提出修改意见。但这项法案的支持者们表示,它将取代目前的利得税。此前,智利众议院已于5月通过早于2018年就提出的法案,要求对矿业巨头征收特许权使用费,并与国际铜价挂钩。

据了解,智利的大多数大型矿业公司都签署了税收稳定协议,直至2023年。所以也有政府官员建议两种制度可以同时运行。

彭博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几大铜矿国的铜矿特许使用费征税标准在41%左右,秘鲁为40.7%,南澳大利亚为44.6%,英属哥伦比亚为40.1%,墨西哥是41.6%,智利现行的是41.6%。而智利提议的铜矿许可费增长到82.3%,提议的另一项用来取代当前利润税的征税标准为56%,都较现行的标准有大幅度的提高。

高额的税率自然引发了行业的不满。智利矿业行业此前曾警告,若按照目前的情况将销售税等级随着铜价上涨而上调,料将阻碍投资,削弱智利矿业领域的竞争力。

还有经济学家对此评论称,该法案将使智利铜矿企业税收远远超出其他铜生产国,从而削弱其竞争力,并在智利造成沉重的税收负担。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目前智利正在起草一份新宪法,可能会在11月总统选举之前,在水资源、矿产和社区权利方面制定更严格的规定。

铜价怎么走

作为全球最大的铜生产国,智利的一系列操作影响着全世界铜产业的走向。比如8月初,位于智利北部的世界最大的铜矿escondida、智利国家铜业公司codelco的andina和日本矿业金属公司的caserones三家铜矿因为员工对薪资不满而停工。

彼时,不少行业人士担心,在全球经济持续从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影响中复苏之际,此举可能会导致铜这一关键金属的供应出现中断。而一旦铜供应出现问题,全球铜市场将掀起“轩然大波”。

自去年以来,乘着大宗商品的风,全球铜价也一路飞涨,成为了“疯狂的石头”。今年8月6日,沪铜主连为69790元/吨,再次逼近7万关口。铜价上一次进入7万元/吨区间还是在2010年12月。

8月早些时候,必和必拓和工会达成补偿协议后,escondida铜矿在最后时刻避免了罢工的命运。但caserones铜矿公司和工人们的谈判仍未取得进展。

capitalight research预测,2022年全球铜需求将增长3.8%,达到约2500万吨。需求不断上涨,供应却面临危机,可能使铜价再攀高峰。

产经观察家丁少将指出,从基本逻辑而言,增产总的来说会使供应端有所缓和,但智利政府向铜矿公司征收的税收增加将大大降低生产意愿,将引发市场对铜供应前景的担忧。

对于铜价的走势,丁少将认为,短时间铜价依然不稳定,或将进一步上涨。他进一步分析道,推动铜价上涨的因素主要有三点:一是全球经济的稳定复苏,预计2021年全球的经济增长率将达5.5%左右,包括铜在内的原材料的需求会稳步提升;二是碳中和等大背景下新能源产业发展迅猛,对铜产品的需求极速提升;三是各国刺激经济政策的出炉带动了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无疑也会推动铜价的继续攀升。*(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赵天舒)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