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6日,韩国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从0.50%上调至0.75%,其亦成为疫情以来首个提高银行利率的发达经济体。

韩国之所以率先提高利率,因为通胀实实在在地影响了当地人们生活。韩国统计厅的最新数据显示,7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2.6%,8月份通胀预期录得2.4%,为2018年1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尤其是关乎民生的食品频频涨价,鸡蛋、大米、猪肉、鸡肉、大蒜、辣椒粉等农副产品价格纷纷上扬,甚至一个西瓜的价格接近170元人民币。在今年上半年,韩国农副产品价格指数已经同比上涨了12.6%,创下了近30年以来的最大增幅。其中,鸡蛋价格上半年上涨38.9%。韩国央行称,韩国通胀率超过先前的预测,而且通胀高于目标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韩国长期以来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特别是在疫情期间实施0.50%的低利率,极大刺激了房地产市场的膨胀。尤其是首都首尔的房价一飞冲天。2020年,韩国房价出现过去9年以来最大的涨幅,全国同比上涨5.36%,首尔涨幅更是高达20%;今年首都圈房价累计上涨10.67%,平均一套房价格大约是中产阶级家庭年收入的16倍,目前,在首尔非热门区购买一套85平方米的公寓需要600万元人民币左右。韩国现代研究院前研究主管、经济学家韩相完更是断言,韩国房地产市场进入了泡沫时期,如果泡沫被戳破,韩国经济将受到更严重的打击。

据统计,自韩国总统文在寅2017年上任以来韩国房价已上涨了74%。房价一涨再涨,使人们对文在寅多次打击房价的施政降低了信任度,也降低了对其支持率。8月份盖洛普公布的民调显示,文在寅的支持率从41%下降到36%。

即使韩国提高利率至0.75%,但依然处于低利率水平,也比疫情前的1.25%低不少。而且疫情前的1.25%利率同样未能阻止韩国房价的上涨。回顾历史,我们看到2017年10月以前,韩国曾保持着1.25%的基准利率。2017年11月升息至1.5%,2018年11月又升到1.75%。同期,首尔房屋平均交易价在2017年上涨了14.9%,2018年只涨了4.2%。但2019年下半年,韩国两次降息,又回调至1.25%,当年首尔房屋平均交易价立刻上涨10%。从2020年2月开始,新冠肺炎疫情冲击韩国经济,韩国连续两次大幅降息,当时还引发了业界对房地产市场的忧虑。果然,当年首尔房屋平均交易价就大涨20%。

为了购买房子,韩国民众负债率已经到了极限。2020年9月国际清算银行(bis)和国际金融协会(iif)公布了对44个国家的《家庭负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的报告显示,韩国家庭今年第一季度负债率高达97.9%,远高于美国(75.6%)、英国(84.4%)、日本(57.2%)和中国(58.8%)。另据韩国银行今年3月公布的金融稳定状况报告,以2020年年底为准,韩国家庭和企业债务余额占韩国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达215.5%。这是自1975年开始进行相关统计以来的最高纪录,同时同比增幅(18.4%)也创新高。

高企的家庭和企业负债率,使得央行利率每提高一个基点,都将极大增加家庭和企业的利息负担,也将减缓经济增速。

如何平衡飞涨的物价、房价和过高的家庭、企业负债率,是今年7月被联合国认定为发达国家的韩国需要直面的经济难题,其中央行拿捏基准利率的分寸尤为关键。(记者 路 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