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行的油价面前,通胀高企的压力让美国坐不住了。在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不打算帮忙之后,美国决心自己展开行动。2000万桶、7年来最大规模的抛售已经是板上钉钉,一方面可以压低油价,保住消费市场;另一方面,也可以趁机卖油。看起来,全球油市可能又要变天了。

2000万桶

美东时间8月23日,美国能源部宣布,计划从战略石油储备中出售至多2000万桶原油。这份原油拍卖合同授予的最后期限为9月13日,交付时间为今年第四季度(10月1日至12月15日)。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的抛售规模创下了新的纪录,是3个多月前抛售规模的两倍,也是自2014年以来最高水平。

为了防范石油供应中断对国家安全和经济造成威胁,从1975年开始,美国实施战略石油储备计划。根据美国能源部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13日,该国在四个地下洞穴中储存了6.21亿桶石油。

对于此次美国抛售原油的计划,隆众资讯首席战略执行官闫建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自美国建立原油战略储备以来,已经有多次抛售的经历。闫建涛介绍,美国抛售石油的目的分为轮储、应急、非应急、置换四种,他认为,此次抛售应当是一次常规抛售,目的在于稳定市场。

“美国希望通过把库存的原油卖到市场上,增加市场供应”,闫建涛表示,此次美国抛售石油将会在美国国内进行,经过公开招标之后,拍卖出售给美国国内企业。

此前,美国也有过抛售原油的举动。2018年8月21日,美国财政部发布公告称,从10月1日到11月30日之间的两个月内出售1100万桶国家战略储备原油。当年,美国对伊朗的石油禁运令将在11月4日正式生效,美国该次出售战略油储的起始时间正好在美国对伊朗石油行业的制裁生效前。

当时,特朗普政府做出这一决定,一方面是为了对伊朗原油供应减少的缺口进行补充,另一方面是为了防止市场价格出现过大波动。

反击opec

不过,此次的抛售另有隐情。毕竟,今年以来,油市一路飙涨,上半年美国wti原油价格累计上涨幅度超过50%,一度达到每桶76美元。

即便上周美国wti原油和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创下了9个多月以来最大的周线跌幅,但本周油价又出现转机。

当地时间周一,国际油价结束了“七连阴”跌势,迎来强势反弹,截至当天收盘,美国wti原油期货价格上涨5.63%,收于每桶65.64美元;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5.48%,收于每桶68.75美元。

对于当下“高烧”不退的美国通胀而言,油价的飙涨不是什么好消息。要知道,作为全球第一大原油消费国,油价在美国cpi的占比达到3%。

7月的数据显示,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5.4%,涨幅较6月持平,是2008年8月份以来最高值,显示美国通胀压力不减。而除去能源和食品价格的美国核心cpi,同比仅涨了4.3%。具体而言,当月能源价格环比上涨1.6%,同比涨幅达到23.8%。其中,汽油价格环比增长了2.4%,同比飙升41.8%。

若油价居高不下,美国的通胀压力也难以缓解。事实上,在决心自己抛售之前,美国曾鼓动过opec增产。

8月11日,拜登政府呼吁opec提高产量,来遏制油价进一步上涨。拜登政府给出的理由是高油价可能不利于全球经济复苏。

但美国没能如愿以偿。面对白宫的“喊话”,opec代表当场“反击”表示,此前拜登政府一直在谈论石油对环境造成负面影响,如今却要求更多石油,这是不合理的。

还有代表认为,当前疫情还未结束,全球尚未摆脱困境,因此,没有必要加快恢复石油供应。除此之外,代表还认为低油价可能会阻碍对石油和天然气项目的投资,反而带来更大的未来价格激增。

金融博客zerohedge表示,拜登政府因为与opec交涉失败,陷入两难境地。一方面,因为美国国内汽油价格持续走高,在消费者中不讨好。另一方面,拜登政府呼吁opec超量增产也激怒了北美的石油生产商。除此之外,拜登政府青睐石油的态度也会使支持经济向绿色能源发展的民众产生不满。

被opec拒绝后,为了降低油价,平息美国民众的不满情绪,拜登政府决定自己率先行动,抛售原油,压下油价。

不确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2018年那次抛售后,从当年10月初到当年年底,美国wti原油期货价格跌跌不休,一路从76美元下滑至47美元。

至于抛售原油是否真的能带来油价的下降,闫建涛表示,石油是一个全球性的大宗商品,受到多重因素影响,目前来看,存在许多不确定性,还不好预测其价格走向。但鉴于美国是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和消费国,美国此次抛售行动无疑会对国际油价带来影响。

对于美国抛售计划会否给市场造成大的波动,全球知名能源咨询顾问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认为,美国的原油出售计划不会有太大问题,因为当前原油产量还没有完全赶上需求。市场在第四季度仍将处于供需失衡状态,从美国战略储备中释放的2000万桶石油应该会被市场吸收。

从当前的原油市场来看,虽然需求正在缓慢恢复,但受近期疫情反弹的影响,需求又有所回落。

国际能源署(iea)在8月发布的最新月度报告中指出,6月全球原油需求环比增长380万桶至9680万桶/日,但到7月,该数据“突然逆转”,7月减少12万桶至9668万桶/日。不过该机构依然预计,到今年四季度原油需求将到达平均9890万桶/日。

iea指出,7月opec 减产执行率达到110%,全球原油供应在7月增加了170万桶,至9670万桶/日,其中,opec 以外的原油供应今年料将增加60万桶。iea预测,2022年供应则将增加170万桶,其中有60%的增幅来自美国。

另外,供应端方面还有一个打压油价的因素,随着油价从去年的历史低点反弹,一些美国生产商增加钻探活动。自去年8月降至历史最低水平以来,美国的钻机总数已经增加了一倍多。

不过,闫建涛也指出,每年的这个时期是油价寻找方向的时期,在今年,由于汇率波动、疫情反复等原因,此时的油价震荡是正常现象。在他看来,目前油价仍然会上行一段时间。到年底,随着市场对汽油和其他燃料的需求下降,油价会回落。(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实习生 陈旭峥)

推荐内容